我和姐姐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3-24 17:08:29   浏览次数:0


   “对了”我忽然想到,刚才我是直接在姐姐的子宫里射的精“宝贝,刚才弟弟没有带保险套,不会有事吧?”姐姐笑道:“没关系的,老弟弟,你就放心大胆地操吧!嘻嘻……”

   压着姐姐丰满白嫩的身子,说着让人心痒的淫词浪语,我的下面不一会就又重新硬了起来。姐姐立即就感受到了阴道里又开始被充满了,刮着我的脸笑道:“不害羞,刚玩完就又起来了!是不是又馋了?”我嘿嘿笑着不说话,又开始操姐姐,姐姐也挺起屁股迎合着

   我又开始在姐姐的光身子上乱摸,我最喜欢捏摸姐姐的乳房和屁股,细嫩柔软、肉感十足,极富弹性。我用力地满把地抓捏,姐姐有些不胜疼痛地扭着身子呻吟起来:“弟弟、弟弟……你、啊……你轻一点啊……”我坏笑着松开了手,姐姐却又不依了,抓住我的手往她的乳房上放:“我喜欢老弟弟摸我!”“以前姐夫摸你的乳房吗?”我搂起姐姐的身子,把发痒的鸡巴在姐姐的阴道里抽插,“也、也摸的”姐姐被我大力顶得身子前后涌动,“吃、吃醋吗?”虽然已经被我干得有些喘,但姐姐依然发浪般地挑逗着我。我心里当然有些醋意了,所以我就双手揪住姐姐的乳房,猛力地把鸡巴往她的阴道里狠插,象砸夯一样撞得她的下身“啪啪”直响。姐姐乌黑的长发堆了一地,浑身白肉乱颤,香汁淋漓,婉转承欢:“啊……好……老弟……啊!好、啊、好……好舒服……啊……用力啊……操我……啊……弟弟。操、操我……啊……”我干得兴起,干脆跪起身来,双手兜起姐姐的屁股,使姐姐的阴部悬空朝向我,姐姐叉开双腿夹在我的腰间,这样我的鸡巴每一次都深深地惯进姐姐的阴道深处。“啊!”姐姐兴奋地挺着下阴,甩动着那头飘逸的秀发快乐地淫叫着:“啊……弟弟啊……太好了……太深了……好、好过瘾……啊……啊!操、操死我了……啊……弟弟啊……使劲、啊……操、操你的、你的姐姐……啊……啊……操、操死我吧……啊……啊……”

   我搂着姐姐的大屁股,不停地下死力地狠狠地操着她,每次都把鸡巴直插进姐姐的子宫。姐姐的阴道里软软的、湿润润的,象少妇的小嘴儿一样不住地吸允着我的鸡巴,不住地扭动着的诱人的乳房和女儿那有些声嘶力竭的快乐的呻吟,加上我干她发出的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声,构成了一幅活生生的诱人的春宫图。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依然处于狂热之中。“啊!……”我越干越痛快,阵阵的快感不断从下身处涌来,直冲心底,我知道要射精了,双手抓扯着姐姐的屁股肉,大乳房一阵快速猛烈的乳房,“啊!”我快乐地喊叫着“姐姐啊!弟弟的宝贝,操、我操你!操死你、操你的肥逼啊……啊……”姐姐也极力地迎合着:“好、好老弟,姐姐让、让你操、操我、操我的肥逼……啊!啊!用力操、操我啊!……”一种舒服得无法形容的快感从后脊梁直冲大脑,“嗷!”我一声嚎叫,使劲把乳房插进姐姐的乳房深处,立时,一股股的热精狂射进她的子宫,我兴奋地用下身的鸡巴毛在姐姐的阴道上又揉又蹭,两人的阴毛发出好听的沙沙声,姐姐也达到了高潮,一边快乐地淫叫,一边甩动这满头的绣发,挺着屁股,一个劲地往里吞我的乳房……

   激情过后,我虚脱一般地松开紧抓着姐姐屁股的手,姐姐也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毯上,任我趴在她的身子上喘息。这回,我的鸡巴彻底变软了,慢慢地从姐姐的阴道里滑了出来。“好,太好了!”我有气无力地说着:“好宝贝,真是太舒服、太过瘾了!能操到你这么诱人的美人,弟弟真是没白活啊!”姐姐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儿娇喘:“我、我也是,老弟弟,太好了!你弄得我真的很舒服,比志强强多了。谢谢弟弟!没想到,老弟这么个年纪了还能连续打两炮,射精也是这么有力!”姐姐一边温柔地为我擦汗一边夸奖着我。我一听这个就更加骄傲了:“姐姐,告诉你,这还不算什么呢,我曾经一天内在女友身上连着干了她五回呢!”“真的啊!”姐姐眉眼如斯地娇笑着“弟弟真的比你姐夫还棒呢!不过,你操女友那个小骚逼都那么卖力,操自己的姐姐可一定要更卖力才行,要不我可不依!”说着姐姐就撅起了好看的小嘴。“哈哈哈”我开心地大笑起来“放心,弟弟一定让你满意!”。我知道姐姐也累了,怕她承受不了我身体的压力,想从她身上下来,可姐姐不依:“我喜欢弟弟压在我身上,弟弟累了,在姐姐身上会很舒服的,你不喜欢趴在姐姐身子上嘛!”说着姐姐亲了我一口。

   我们就这样叠趴在一起,一会儿唠嗑,一会儿亲吻,不停地爱抚着对方,直到姐姐的孩子的哭声传来,“哇--哇啊--”我们才注意到,从早上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玩了将近三个小时了!姐姐猛地一把推开我,摸索着要穿衣服。我们嘻笑着爬起身,姐姐就光着屁股跑进里屋去奶孩子。房间里孩子的哭声却一声高过一声。姐姐最后一着急,身上批着那点单衣,扣子没扣,裤子没穿就跑了进去。真是淫荡的诱惑!看着姐姐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到。

   俩粒硕大的奶子在被吸空后变得柔软了,在跑动之时左右摇晃着;丰满的腰肢诱惑地扭动着,带动了两片异常圆润的屁股蛋子上下滚动着;圆润丰满的大腿上那乳白色的液体流下一条长长的痕迹。看到这一幕,我的下身又起了反应。我光着身子尾随着姐姐来到外面的沙发。姐姐已经抱起孩子,轻轻地拍着。可孩子的哭声还是那么地响亮。“这孩子,嗓门真大!”我懒散地靠在姐姐家的衣柜上,看着哭闹的孩子,心里无端地泛起一股柔情,爱溺地说道。

   “都怪你,刚把奶吃光了,孩子现在闹起来,怎么办呀。”姐姐有些着急。母爱的光辉任何时候是伟大的。

   “不要紧,孩子有时候闹,并不是因为饿了。而是没有感觉到大人在身边,没有安全感而已。”

   “我现在抱着他啊,可他还是哭得厉害,怎么办呀。”

   “你给他喂喂奶--看我干什么,没奶他叼着奶头一样能感觉到他妈的温暖。会安定下来的。”

   姐姐依言将一个乳头塞进小外甥的嘴里。孩子的哭声果然小了下来。

   “还真有效果诶。”姐姐欣喜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姐姐,自己还是个大孩子,对小孩的了解还没有我这个师范毕业的人多呢。

   姐姐上身的衣服挂在身上,一个乳头正被小娃子吮吸着,另一个大奶子被衣服轻轻地遮盖着,在衣服下顶起一个优美的形状。短短的衣服根本盖不住坐在沙发上的屁股,坐姿使姐姐屁股上的肥肉都堆积在一起,肥嘟嘟地。姐姐俩腿微微地分开,刚被我大鸡巴激烈抽插过的小穴还没合拢,通过大小阴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穴里那粉红色的嫩肉。姐姐感觉到我盯着她看,抬起头来白了我一眼,姿势并没有变化。

   我怪笑着挺着微硬的鸡巴,来到姐姐身边坐下。一手隔着衣服捏着她的奶子,感觉比刚涨满奶的时候舒服多了,有些粘粘的感觉,是刚才流出的奶干了后造成的效果吧。

   “哎呀!你干吗呢,孩子醒着呢。”姐姐扭动着身体,异常坚决地摆脱了我的手。

   看样子,在孩子面前,姐姐还是摆脱不了心理障碍。

   我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去骚扰她的奶子。双手楼着她的腰,头轻轻地搭在她肩膀上,看着她喂孩子。姐姐这次没拒绝,脖子有些泛红。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姐姐浑身一颤,却没有拒绝。脸却轻轻地靠过来,微微摆动着,摩擦着我的头。

   我手继续向下,捏上她那肥厚的屁股肉,在手心好好地把玩着。嘴巴迎上她靠过来的脑袋,轻吻着她的脸。她松散杂乱的秀发散发出来的淡淡洗发水香味,混合着汗味,奶味,一种异常的刺激充斥着我的大脑。

   我的手摸索着向她臀部俩座山峰间的深谷进发。坐着的姿势使我的手并不能打探到她那肥美的桃源之地。我的手指只能在她可爱的小的菊花上面打着圈圈,若轻若重地按压着。

   “哎呀,别……唔……孩子在……”姐姐呼吸急促起来,腰部扭动着,可这样却使得我的手指对她的菊花的刺激更大。

   “呀……啊……别,别摸了,等孩子睡了好不好?”

   姐姐哀求着对我说,说话的声音里带上了呻吟的音调。我低头看了看孩子,孩子并没有察觉到我俩的动作,依然叼着乳头,啧啧有味地吸着。

   “不要紧,你别乱动,不会吵到孩子的。”

   我一手抱紧姐姐的腰部,制止她的扭动。姐姐听话地停了下来,可肛门上传来的刺激却让她的小腹一阵阵地悸动。我满意地看着她的表情,聆听着她努力压抑的快乐呻吟,鸡巴慢慢地挺立起来,随着脉搏,微微跳动着。我吸上她的一个耳垂,用牙轻咬着。感觉到姐姐的脸变得滚烫的。我紧紧地把握住步伐,让姐姐动情的节奏跟上我恢复的速度。

   姐姐喘息着,眼神迷离。她那久旱的身体跟本经不起如此上下的刺激。喉咙里轻轻地快乐呻吟着,享受着我对她的挑逗。她那拍着孩子的手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我轻轻地拉上,放到我挺立的鸡巴上面。怀中这个美丽的肉体的反应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心中的欲火越烧越旺。

   “呀!这么快就又变大了!”

   “嘿嘿,不错吧?”

   姐姐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那生机勃勃地小弟弟,我骄傲地夹了夹胯部的肌肉,让它在姐姐手中欢快地跳动着。姐姐回头,满脸妩媚地笑了笑,上下帮我捋动起来。

   呼……我长长地吐了口气。真舒服!姐姐的力度掌握得很好。或轻或重地一下下捋动着。时不时还温柔揉按下我的两粒睾丸。我揭开姐姐的衣服,重新揉上她胸前那巨大而柔软的美肉,夹着她的乳头,打着圈圈。

   姐姐用大腿把孩子掂了掂,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没有反对我的行为。

   我吻上姐姐的双唇。姐姐热切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和我的舌头搅拌在一起。

   她的小手握住我的龟头,食指沾着马眼分泌出来的黏液,在我龟头上打着圈圈。

   爽,真爽……我舒服得犹如三伏天洗了个凉水澡那么惬意。姐姐灵巧的手指给我带来了空前的刺激,让我享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新奇。有经验的少妇还是不同凡响。

   热吻中的我感觉到姐姐身体一沉,低头一看,孩子偏过头,又沉沉地睡过去了。

   “把孩子放下吧。”

   “恩。”

   姐姐转身,单腿跪在沙发上,低下身子,把孩子轻轻地放在床上。把个丰硕的屁股翘向了我。姐姐成熟的美屁股呈现在我眼前。这个姿势使她的屁股看起来性感无比,肌肉紧绷的屁股并没有变形,依然是那么的浑圆和丰肥,就宛若一轮夜空中洁白的满月,吸引着我这发情的人狼。伴随着姐姐轻拍孩子的动作,这丰肥的屁股把个母性的诱惑施展到了极限!

   我双手颤抖着抚上那两座山峦。光滑,细腻。我爱不释手地揉捏起她的肥屁股,双手充盈着美好的手感。肥美的软肉仿佛要从指缝中挤出。我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地低头亲上她的屁股,尽量张开嘴巴,牙齿轻轻地咬着。就好像要把眼前这具极具诱惑的肉体吞到肚子里一般。

   “呀……”

   姐姐感觉到我张开嘴,以为我要咬她。可回头看到我那色急无比的模样,不由得娇笑起来。

   “弟弟,你真有意思。别咬了,让我起来吧。”

   “别,就这样。”

   “这样子好羞人的呢,让我起来吧。”

   “不,就这样,姐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多么地诱惑,诱惑得我恨不得一口吃了你。”

   姐姐嘻嘻笑着答应了我的要求。却依然好奇地回过头来看我。亲吻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姐姐的峡谷中早已经泉水泛滥。

   我挺起暴怒的鸡巴,放到山峦中的小山谷中摩擦起来。双手不断把那丰厚的臀肉向中间挤压,让它死死地包裹住我的鸡巴。我调整着双手积压的力度,加上双方分泌的润滑,这个动作无比顺畅。感觉上虽不如操逼舒服,可是新奇无比,带给了我精神上更大的享受。

   “唔……弟弟……别磨了,我难受死了。快进来吧。”

   “嘿嘿,收到,你就翘起屁股迎接我的大鸡巴吧。”

   “呀……别说这么让人害羞的话呀。”

   我粗鲁的话似乎更大地刺激了姐姐。她嘴里虽然说着害羞,可是那肥硕的大屁股却翘得更高了,还轻轻地扭着。回头看我的眼神妩媚得勾人无比。

   我扶着早已浑身湿透的大鸡巴,对准那温润的小穴,猛地一挺。

   “啊……”

   “哦……”

   两声舒爽到极点,一下被解放的欢呼从我俩口中传出。

   我迫不及待地抽插起来,姐姐也努力地翘起屁股,分开大腿,呻吟着迎合着我。

   我最喜欢背后插入这个姿势了。这个姿势让我觉得身下的女人对自己是毫不设防的。她们撅起那肥美诱惑的母性大屁股,把最神秘,最让人神往的桃源之地毫无保留地向我敞开,迎着我大力的抽插。同时,那妩媚迎合的眼神,恭敬臣服的姿势,让人觉得自己是彻底地征服了这个女人!

   我欢快地抽插着,那臣服肉体妩媚扭动着的视觉刺激;偷情那违背道德与禁忌的心理刺激;不断冲刺着,龟头上被那肥美小穴里的嫩肉摩擦着的身体刺激,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巨大快感。可是因为先前刚射精不久,这样的强烈的快感只是让我的鸡巴更加暴涨,却没有射精的感觉。欲望犹如那春天燎原的野火,熊熊燃烧。

   啪……啪……啪……房间里响起一片欢快地抽插声“啊……弟弟,你的那个怎么好像比刚才大多了?”

   “恩?”

   “太满了,插得很深,感觉都顶到我心口上了,啊……好舒服。”

   啪,我狠狠地抽了一下姐姐的屁股。那丰厚的屁股肉几乎是马上就把我的手反弹了回来,我的击打在姐姐屁股上激起一阵诱惑的波浪。

   我猛烈抽插着,姐姐也激烈配合着。房间里冲刺着肉体的碰撞声和我两的急促呼吸。姐姐上半身因为我猛烈的冲击,已经整个趴到沙发上去了。巨大的乳房被压出一个美丽的形状。这样子使得姐姐的屁股翘得更高。整个床在我俩的激烈交合力量下,摇摇晃晃的。可怜的小家伙居然一直睡得安安稳稳,大概是以为睡到摇篮里了吧。

   我猛烈抽插带出的淫水弄满了姐姐的屁股,让整个屁股看起来油光发亮的。

   姐姐的小菊花也随着我的抽插一下下地收缩着。我看得好奇心大起,把手指粘湿,在她的菊花上轻按着。趁她菊花放松之时,一下子把手指放了进去。我试探着用手指突入,经过充分润滑的手指没受到什么阻力就全根莫入。

   “啊--”

   伴随着一阵高亮的嗓音,姐姐整个小穴里剧烈地收缩起来,让我感觉到紧紧的,好像还有一股热度较高的水打在了我的龟头之上。身子无力地松软了下去。

   为了防止姐姐从旁边倒下去,逼得我不得不跪坐在沙发上,让她的屁股坐在我小腹之上。

   又高潮了!我靠,怎么办?我的鸡巴还雄壮无比地插在她小穴里呢。看着不断抽动着的姐姐,那迷糊的眼神,我无奈地笑了笑。

   我把她菊花里的手拔出来,食指中指并拢,充分润滑后,又朝她的菊花里突进,这次费了点劲,但是还是进去了。我轻轻的抽动并转动手指,姐姐喉咙里无意识地哼哼着,肛门并没有剧烈反应。

   待姐姐的菊花能被我两个手指顺利抽插后,我从菊花里拔出了手指,从小穴里拔出了鸡巴。在鸡巴拔出来的那一刻,姐姐的小穴响起了一阵犹如放屁的声音,带出大量的淫液。

   我缓了缓,将湿辘辘的鸡巴抵住她的菊花,姐姐闭着眼睛,还是那副沉醉的表情。

   机不可失!我双手稳住姐姐的腰,猛地一冲。

   日,龟头太大了,进不去。得慢点。我用龟头在姐姐的菊花上打着转,感觉肛门周围已经被我充分湿润后,又再次用力。呼……终于龟头进去了。

   “啊……你,你干什么呢。”

   “啊!姐姐,别,别夹,放松!放松!”

   在我的龟头突入姐姐的菊花那一瞬间,痛楚的感觉将姐姐从高潮的回味中惊醒过来。姐姐条件反射般地一缩肛门,把我的龟头死死地箍住,一股痛楚从龟头上传来,我不由得大叫到。

   “你!你怎么进到那里去了,痛死我了!”

   “你放松点,那里别用力,你刚一夹我也差点痛死。”

   “快拔出来,好痛!”

   “你放松,不放松我怎么拔出来?”

   姐姐依言放松肛门边上的肌肉,催促着我赶紧拔除来。说实话,我并不想就这样放弃。

   “还痛吗?”我轻轻地往外抽了抽,冠状沟被肛门死死地锁住,拔除有点苦难。

   “痛,痛,别动。”

   我一动,姐姐就大声呼痛,我不得不停下退出的动作。姐姐眼睛里含着泪花,轻轻地扭动着屁股,继续尝试着放松肛门。

   我有些于心不忍,伸手想去帮她擦掉眼泪。可是经过充分润滑的鸡巴伴随着我的动作又缓缓地向里面进了一点点。

   “呜……”姐姐声音哽咽着,但是,好像不纯是痛苦?

   “姐姐,很疼?”我有些后悔。

   “比刚好点。”

   “是不是卡这里疼?我试着进一点点,你看是不是可以减轻点疼痛?”

   “还进?”姐姐有些担心。

   “龟头那里最大嘛,卡那里肯定很疼。后面那小些,会轻松些的。”

   我的鸡巴龟头最大,根部处最小,或许,把整个鸡巴都塞进去更能减缓她的痛苦?虽然这么想,可是更多的还是我不想放弃的想法促使了我的动机。

   “那……你慢点,我喊疼你就停下来。”

   “恩。”

   我答应着,慢慢地把鸡巴往里塞。其实,肛交的最大困难就在于润滑和龟头太大,如果龟头能够进去,其他的都不是问题。而我的鸡巴上面被姐姐的爱液充分润滑过,在龟头进去后,就没什么阻力了。

   我一边小心翼翼地问着姐姐的感受,一边慢慢地突进。我鸡巴龟头以下的部位确实比龟头小,加上姐姐本身也放松了下来,和她那温润的直肠早就经过我手指的润滑,再次的突进确实缓解了姐姐的痛苦。

   慢慢地,我把鸡巴放了1/3进去。好爽。比小穴紧多了。

   “你怎么弄到那里去了?痛死我了。”

   “现在是什么感觉?还疼吗?”

   “恩,还有点,火辣辣地。”

   姐姐还以为我是不小心插进去的,我刻意回避开了这个问题,问起了姐姐的感受。同时手也开始按摩姐姐的阴蒂,如果顺利的话,我今天还是可以达成我的目标的。

   姐姐又开始呻吟起来。我趁她分神地期间,慢慢地慢慢地把整个鸡巴都塞了进去。并尝试轻轻动了动。

   “唔……啊……”

   “疼?”

   “呜……不知道……好怪的感觉。”

   姐姐有些迷糊,我心里乐开了花,终于把我的目标达到了,后庭花啊,后庭花!

   “那我慢慢拔出来?”

   说完,我向外抽出了一点点。

   “唔……万一……又疼怎么办?”

   “那我插回去。”

   “啊--”

   姐姐在我轻轻抽插的时候呻吟了声,我完全可以肯定,这次不是痛楚的呻吟!

   我缓缓地动着。太舒服了,估计我也坚持不了几下。

   “姐姐,这样疼吗?”

   “唔……不疼……啊……”

   “那我动一动,在里面射了,等鸡巴小了就很容易出来了,行吗?”

   “这里也可以来吗?”

   “我现在这样动你有什么感觉?舒服吗?”

   “啊……不知道……很奇怪的感觉……心窝都痒痒的,啊……”

   “那我动了?”

   “恩!”

   我缓缓地动着,姐姐很样子也接受了这感觉,呻吟渐渐大起来。肛交的滋味确实不同反响,只是这么缓缓地动着,射精的感觉都马上要来了。

   “姐姐,我要射了……”

   “射……射吧……啊--”

   我抵住姐姐的直肠深处,扑扑地把我滚烫的精液发射了出去。

   “啊……好烫……”

   “舒服吗?”

   “恩……还有点火辣辣的感觉。”

   我抱着姐姐,抚摸着她的头发,时不时轻吻下她的脸蛋。看着她上下俩个洞中流出的液体,心中无比的满足。

   姐姐温柔地趴在我胸口,同样是满脸的满足。她略带羞涩的用手指在我胸口画着圈圈,神情宛若我的小妻子。

   我柔情大发,对准她的嘴,狠狠地吻下去,长长地,久久的……

   等我俩气喘吁吁地松开,互望之时,姐姐看我的眼神里,除了羞涩,还多了些东西。我低头又要吻她,她嬉笑着转头躲过。

   “呀!都过晌午了,我还没做饭哪。”

   我俩又狠狠地亲昵了好一会,我俩才分开各自穿衣服。

   “呀!垫片都没了呢。”姐姐穿好裤子,一边在沙发上翻着,一边嘟哝到。

   “那就不要了啊。”

   “那不被你看完了?”

   “哈哈,你还有什么地方我没看到过的?”

   “那,我去戴胸罩。”

   “不要了吧,我喜欢你这样子,就这样吧。”

   最终,姐姐还是没有戴成胸罩,就这样披上了衣服。这下,从衣服的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两个肥硕大奶子和乳头,让我性至勃勃地时不时去拨弄她那乳头。

   我喜欢在背后看姐姐,她的腰特柔,走起路来,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此时姐姐的两股间露出来的那团肉儿,湿漉漉的,比平时更显肥厚,丰满的屁股蛋布满了红指印痕。

   我笑了:“宝贝啊,我看你的逼好象有些肿呢!屁股上还长了花了!”

   姐姐回头娇嗔道:“还说呢,谁叫你使那么大劲干啊!差点没把人家的下面弄坏喽!屁股让你掐的现在还痛呢!”

   哈哈!我心理爽的不得了。

   姐姐走出来问我:“弟弟,你饿了吧,我就去做饭。”

   我回头一看就笑了!姐姐说着就去做饭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是没有穿衣服呢!

   当我的手从姐姐的背后摸到姐姐那肥厚的乳房时,我忽然想起昨晚姐姐为我找光碟时摆出的诱人姿态,就笑道:“姐姐,给弟弟找光碟啊?”

   姐姐一下就明白了“好啊”,说着就挣开我的怀抱,跪趴在地毯上,向着我撅起大白屁股,这回在姐姐的两股间露出的就是那团丰满的肉团了,这种姿势使得姐姐的阴部越发显得肥嫩、丰满,肉鼓鼓的两瓣乳房隆着一道陷下去的肉缝。

   我的眼睛都直了,这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诱人、最肥嫩的逼啦!

   我一手搂住姐姐的大屁股,一手掐着屁股,用鸡巴挤开那两瓣紧合着的肥厚的屄,腰一沉“扑哧”一声,粗大的鸡巴就插进了姐姐的阴道,姐姐呻吟一声,柔软的腰身扭动了两下就主动地把我的鸡巴整个吞下,我也一用力,啪地一声轻响,我的下腹撞击在姐姐那丰满的屁股上,姐姐的身子被我干得向前一冲。

   “啊!”姐姐一声欢叫,回过头,妩媚的大眼睛满是兴奋和陶醉,“啊,弟弟,进的太深了,好舒服啊!”

   我双手抱住姐姐那雪白的大屁股开始缓慢而有力地抽插:“好姐姐,弟弟也是,太过瘾了,你的逼真肥,鸡巴插进去真舒服!”

   这回和刚才又不一样了,我可以很清醒很仔细地体会玩弄姐姐身子的滋味了。双手分别满把地抓着姐姐的臀肉,低着头,眼瞧着自己的大鸡巴从姐姐那肥厚屄里慢慢抽出,而后再慢慢地、有力地、深深地插进姐姐的肥逼里,姐姐那肥厚的两瓣阴唇也随着大鸡巴的进出,不停地被冲开。

   姐姐此时已经不再迎合我,而只是尽情地受用着我的大鸡巴。

   快乐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以后,我和姐姐就象上瘾一样,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几乎每天都缠在一起,不管白天黑夜,只要一想要,就滚在一处,毫无顾忌地宣泄心底的欲望。

   一天,我挺着大鸡巴来到姐姐的房间,刚抱住姐姐,电话就响起来。姐姐走过去接电话,我也跟过去,我站在姐姐的身后,身体紧紧地贴着姐姐的背部,一只手向前伸进姐姐的衣服里,摸到乳房,另一只手从短裙下面伸进去,摸到姐姐的肉唇。

   自从我和姐姐搞上以后,我俩在家都是不穿内裤的,这主要是方便我们二人的缘故。

   电话是姐夫志强打来的。姐姐用手推了我一下,我没有动,姐姐也就没有再理我。

   只听电话里志强问姐姐:老婆,想我没有?

   姐姐低声说道:想了。

   志强接着问:哪想了?

   姐姐回答说:哪都想了。

   志强问:哪最想了?

   姐姐因为有我在,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人家下面想你了。

   志强哪里知道我在偷听,接着说道:这么长时间没吃到我的鸡巴,你是不是很痒了?是不是想我的大鸡巴了?

   姐姐的下面在我的抚摸下已经湿润了。姐姐一面回答志强的问话,一边回头向我做鬼脸:“是啊,人家下面好想让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啊”

   我偷听他们夫妻间的谈话,下面的鸡巴涨得更加厉害。

   姐姐用另一只手搂住我,看着我娇笑,对着花筒说:“我让你现在就操我!”

   我明白姐姐这是说给我说听的,听着这么诱人的夫妻对话,把玩着这么诱人的娇娃,我如何能受得了,我让姐姐躺在床上,分开腿,我趴在姐姐的两腿之间,把食指和中指插进了姐姐的阴道里,姐姐在我手指进入的一瞬间,发出了啊的一声轻吟。

   志强在电话里忙问姐姐:你怎么了?

   姐姐一边向后耸动着雪白的屁股,让我的手指进入得更深,一边在电话里对志强说:“人家想你了吗!你又不能来!我只好自己用手解决了”说着又向后顶了几下肥翘的圆臀。

   “好”志强真的和姐姐在电话里开始调情了。我则加快了拨弄的速度,不一会姐姐的下体就流了很多的水,随着手指的抽查发出滋滋的声音……

   姐姐电话不离嘴边,略挺起了身体,回过头来和我亲了一口,笑咪咪地望着我,说:“好老公,使劲地操妹妹几下,妹妹的逼里好痒啊!我受不了了,你听这声音”

   姐姐把话筒放在阴户旁,姐夫在听到“滋滋”声以后,大叫了一声,估计是到高潮了。之后,他俩就挂了电话。

   我飞快挺起肉棒,轻轻地抬了抬屁股。姐姐的阴户露了出来,两片大阴唇很丰厚,上面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根阴毛,被淫水粘住,紧紧地贴着皮肤。小阴唇处微微地张着,仿佛人的嘴吧一样,随着姐姐的呼吸,一张一合的,还喷着热气。泛滥的蜜汁从里面流出,流得到处都是,可爱的小菊花上都亮晶晶的。

   扶着暴怒的鸡巴,在姐姐那湿得一塌糊涂的阴户上摩了几下,然后抵住那温暖的桃源洞口,腰部发力,向内突进。

   “啊……好热……哦……好满……好爽啊。”姐姐一脸满足地自己摸着自己的两个大奶子,眼睛闭着,哼哼道。

   叽咕一声,鸡巴顺着润滑的小穴直入花心。呼……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太舒服了,热热的感觉,很滑腻,虽然已经生过孩子,里面却好像有很多的褶皱,更舒服地刺激着我的鸡吧。刚喷过的小穴的深处还在收缩,把我的龟头一吸一吸地,很舒服。调整了下激动的心情,我动起来。

   (滋……滋……滋……)每次我的鸡巴冲开姐姐湿润的小穴,都会发出滋地一声。而那少妇温暖的小穴四周丰富的褶皱仿佛被我的鸡巴整个带动起来一样,感觉鸡巴就像插在一堆海绵里,前后左右到处都有软软的肉在不停地摩擦着鸡吧。

   “啊……弟弟……好舒服……你的……真棒。”姐姐看样子也很享受,她主动地用双腿勾住我的腰,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动着自己的腰肢,配合着我。

   我楼着姐姐的腰肢,缓慢地抽插着,感受着姐姐那饥渴的小穴带给我的无上刺激。姐姐小穴很湿滑,不停地分泌着蜜汁,还在不停分泌着蜜汁,每次抽插都会被带出大量的。弄的姐姐整个屁股上都是的,床上上也留下了一小滩痕迹。

   “我插得你爽吗?”我重重地插了几下后,又恢复到缓慢的频率抽插着,问道。受不了,太爽了。姐姐小穴的深处就像无底洞一般,每次插进去都感觉到龟头被死死吸住。

   “呜……啊……好舒服,插的好深,好,好爽啊……”姐姐看样子很喜欢那种深插的感觉,每次鸡巴深深进入到她的小穴深处的时候,姐姐的小腹都一阵阵抽栗。

   “那要不要我再快点?”我握着姐姐的屁股,抽插着问道。

   手上面是温润滑腻的感觉,鸡巴插着别人老婆肥美多汁的小穴,也传来无限的快感,太舒服了。姐姐扭动着身体,两个大奶子不停地晃动着,乳头上面又分泌出了乳汁。

   “啊……要,插深点……快、快点……”

   我把姐姐的两只手拉到我手里,同时把她的两只腿并拢,然后快速抽插起来。

   呼,真爽,这个姿势下,姐姐的小穴感觉紧紧的,加上里面那丰富的褶皱,每次抽插都爽得我想打颤。小腹快速地撞击着姐姐的屁股,肥美的臀肉激起一阵阵波浪,我心中无比激动!。

   “啊……好爽……好热啊……插死我了……啊……”姐姐在我剧烈抽插下,脑袋不停晃动着,仿佛忍受不了如此大的爽快。

   “啊……我……我要到了……啊……”姐姐身体突然绷紧,然后慢慢地软了下去,声音也渐渐变小,只剩下无意识的哼哼声。她小穴里变的火热,泛滥般地一下流出大量的淫液,我的鸡巴感觉就像是被人含着一口热水,紧紧地吸住。

   “啊……”我又重重地冲刺了几下,终于忍耐不住那巨大的快感,抵住姐姐的小穴深处发射了。

   姐姐无意识地呻吟着,小穴里不停地抽动,虽然已经射精了,但是这样的感觉还是让我舒服得连续打了几个战栗。姐姐的乳汁流满了整个双乳,配合着她满身发红的身体,加上浑身的汗珠,这一幕看起来异常地淫秽。

   好一会儿,我俩才从巨大的舒爽感觉中回过神来。我趴在姐姐的胸口,舔掉她流出来的奶水。姐姐温柔的抱着我的头,抚摸着我的头发。我那半软的鸡巴还插在姐姐温暖的小穴里。我们就这样拥抱着。

   快乐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和姐姐的性关系已经维持了两个月,短短的两个月,我已经操过姐姐不下两百回了,几乎相当于我以前两年的作爱次数了。却依然好象第一次一样刺激,一看到姐姐的光身子就想扑上去,插个痛快!姐姐对我也是来着不拒,整天象一只馋嘴的发情小猫,一闲下来就往我的下身摸。如果我们今天玩了五回,那一定有三回是姐姐要求的。

   这一天,姐夫回来了。从车站把姐夫接到家后。姐姐麻利地准备着饭菜,今天的姐姐,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胸前饱满的乳峰把衬衫前面两个扣子之间顶起一条缝隙,显得格外突起,透过缝隙,看见若隐若现的乳沟和白色乳罩的蕾丝花边;下身是一件米黄色的紧身窄裙,衬托出浑圆上翘的屁股,由于在家的缘故,姐姐并没有穿丝袜,下面赤脚穿了一双白色的托鞋,雪白的大腿和白嫩肉感的小脚格外耀眼。可以看得出来,姐姐脸上洋溢着喜悦,满眼含着春情。

   看到姐姐的欢喜模样,想到今晚姐姐就要在姐夫的身下婉转承欢,我的心里还真有些酸酸的,可又一想,毕竟人家是夫妻,姐姐肯让自己上她的身子,已经是额外多得的了。

   姐姐可能也看出来我眼里的不快,趁着姐夫回房间的时候,扑在我身上,小声说:“弟弟,你生气了?别生气嘛,等他走了,我让你操个够!”

   “去、去、去,我才没生气呢“说着我趁机又在她那丰满的屁股蛋上狠狠地捏了几把“你看你今天的骚样,是不是下面已经湿了?”

   “不来啦,你就会取笑人家”姐姐压低声音嗔道。

   晚餐上,志强举起酒杯,对我说:“弟弟,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真得谢谢你替我照料你姐姐和孩子。”

   我看到姐姐的俏脸微微一红,我心里说:“是啊,我不但把你的家照料得很好,就连你老婆的身体我也都照料得很好呢!”我连忙说:“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志强说:“弟弟,我这次回来只能在家呆三天,因为现在三峡那儿的任务太重了,也真是不好意思”。

   我笑着说道:“在这儿住?你们小夫妻分开了这么长时间,还不有些俏俏话要说?我可不想当别人的电灯炮。”

   转眼三天就过了,我把姐夫送上火车后,就立马返回了姐姐的家里。

   一进屋,我就迫不及待地到把姐姐按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她。

   姐姐一边配合我脱衣服,一边笑道:“干嘛啊,饿鬼似的,好像几辈子没玩着女人了!”

   我不理姐姐,飞快地脱下自己的衣裤,让姐姐跪趴在地毯上,我搂着她的大屁股,急急地就把鸡巴插进姐姐的阴道。

   真是想死我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条数据,当前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