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爱的妈妈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5-05 21:38:10   浏览次数:0

我叫路小可,今年十六岁,今年上高二,再过一个月就满17了。今天是周末,我陪妈妈去逛街,我的妈妈是个女刑警,英姿飒爽,正经起来不怒自威,我从小就怕她怕得要死。以前我小时候特调皮,有一次跑到别人家的菜园踩死了人家一片一片的蔬菜,我妈气得把我拎回家用手铐给铐住了,说要把我抓去坐牢,我吓得哇哇大哭,简直比被打还要难受一百倍不止,我爸爸在教委做行政,当时很心疼我,可是他没话语权,被我妈一声呵斥就不敢再劝了。从那以后,我就变成了乖乖女,非常听话。对妈妈的恐惧也慢慢变得根深蒂固。


  不过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妈妈长得也像母老虎,我妈妈是刑警大队出了名的警花,因为漂亮,所以在警局都算是一号人物。我的外公年轻的时候是一名田径运动员,主攻中长跑,外婆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妈妈也算是继承了他们各自的优秀基因。妈妈仅因为跑得快这一项就抓了不少企图逃跑的抢劫犯,另辖区的歹徒闻风丧胆,这些年来,偷窃抢劫案件发生数连年下降,这里有一半是我妈妈的功劳。


  而我做为妈妈的女儿,体质方面倒是更多的像爸爸,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曾经参加过田径运动会200米,妈妈还到场观战,不幸的是我跑了倒数第一名。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像妈妈一样,因为我心底太怕妈妈了,所以我觉得我这样挺好。虽然我跑得不快,但最重要的是,我长的漂亮,嘻嘻。


  我们母女的关系其实非常要好,只有涉及到我的学业和人生的时候,我妈妈才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周末晚上逛街的人总是很多,我和妈妈乘坐公交出门,到了一站,上来了一个男生,他的名字叫许豪,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三个人一照面,场面变得非常尴尬。许豪干笑着点头示意,然后默默走到了我的身边,叫了一声:「苏阿姨好。」然后冲我笑了笑。


  我有些吃惊他敢走过来,而不是躲得远远的。妈妈的态度也令我不解,似乎是默认了。


  要知道,两年前,我妈那可是恨不得把他阉了才好。


  事情是这样的,许豪是我从一年级就认识的同学,之后直到高中之前我们就再也没分开过,一直是同班同学,到初二的时候,我们分到了同桌,当时我们就已经是最要好的朋友了,成为同桌后,感情进展的也越快,自然而然的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成绩自然就下降了,被我妈妈察觉到了。


  初三的时候,许豪有一天带我去开房,我懵懵懂懂的就答应了,没想到,其实那天我妈妈在跟踪我们,许豪牵着我的手前脚才走进一家小宾馆,我后手就被妈妈拉了出去。


  当时我的脸就绿了。妈妈还穿着警服,许豪也吓得浑身发抖,妈妈指着许豪的鼻子说:「你小子有种啊,敢带我女儿来这种地方。」


  许豪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接下来的事,我觉得妈妈其实做的很过分,直接拉着许豪就上他家找说法。许豪的爸是杀猪的,丝毫不讲道理,面对着穿警服的妈妈一点也不怂,一口咬定是我诱惑许豪,因为这事,后来我气得半年没理许豪。我们两家前前后后闹了一个星期,才消停。


  那天晚上,我妈倒是没有又把我铐住,而是说:「女孩子要自爱,妈妈告诉你多少遍了!」


  妈妈怒气随时有可能化成火焰喷出来,「路小可,我可告诉你了,你现在未成年,哪天你破处了,我哪天就把那混蛋抓去坐牢!」


  我知道妈妈是气坏了,但妈妈这句话也一直刻在了我的心里。


  我和许豪小学6年,初中3年,足足有近10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自那件事情以后,高一下学期,我和许豪正式复合,不过这一次我们非常非常低调。


  渐渐我也发现,许豪比以前变色了很多,据说是因为他们班男生之间经常传阅黄色小说和漫画,甚至毛片,不过我也抓不着证据。


  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摸我,挑逗我,好几次我也动情了,甚至有一次我们都开好房,许豪套套都戴好了,我忽然想起妈妈说的那句话,我吓得直接穿起衣服跑了。我相信妈妈一定会说到做到,我可不想让许豪去坐牢。


  许豪后来问我为什么,是不是不喜欢他,我就把妈妈的话说了,许豪就沉默不说话了。


  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地下恋情。


  我以为许豪见了我妈会躲的远远的,而我妈见了他会大发雷霆,现在这样倒也好。将来我们的关系肯定会公开的,这样妈妈看来也不是特别排斥许豪。


  其实许豪人帅,成绩也好,除了很色以外,各方面都很优秀。至于好色这一点,算不算缺点我也不太懂,在学校我也没见他跟其它女生暧昧,这样就够了。只对我一个人色,还是可以的。


  本来我和妈妈有说有笑,谈论包包和衣服,许豪一来,我们都尴尬得沉默不语,终于到了站,妈妈「嗯」了一声,拉着我马上下了车,我回头看了许豪一眼,他正冲着这边笑。我也笑了笑,挥了挥手道别。


  妈妈本来兴致很高,一到商场了,好像突然就变了个人一样,这时她忽然接到电话,脸色一变,妈妈「嗯,好……」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妈妈对我说:「西城那边发生个案子,妈妈现在要马上赶过去,你自己回家好吗?」


  我乖乖地点了点头。这一个月来,妈妈也不是一两次半夜出去办案了,看来最近治安不太好啊。


  「身上有零钱吧。」


  「有的。妈妈你要小心,不要受伤了。」


  「又不是去抓犯人,你放心吧。」妈妈说完就匆匆跑走了。


  当天妈妈一晚上都没有回家,爸爸问起来,我说:「妈妈去办案了,妈妈没给你打电话吗?」


  「可能她太忙了吧。」一直到了11点,爸爸担心妈妈,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爸爸询问了一下情况,嘱咐了几句。


  我说:「我有话要和妈妈说。」


  爸爸对妈妈说:「先别挂,女儿有话要和你说。」然后把手机递了过来。


  我接过电话,「喂。妈妈。」


  那边没有回应,我有些奇怪,「妈妈,妈妈?」


  「嗯……小可啊,你有什么……事吗?」


  我笑着说,「妈妈你说话好奇怪哦?」


  「是吗?妈妈累了……嗯……」


  「妈妈,你要注意休息啊。回来我给你熬粥。」


  「小可真乖,嗯……妈妈很忙,先挂了。」


  说完,马上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看来妈妈是真的很忙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案子,我只好把手机还给了爸爸。


  爸爸说:「明天还要上课,你快去睡吧。」


  「好,爸爸你也早点睡。」


  第二天,我到了教室才发现,我政治的习题本放在家忘带了,而下午就要交,中午我只好骑单车回家。平常,因为妈妈工作很忙,爸爸工作的单位很远,所以中午大家都不会回家吃饭,我也是常年在学校吃食堂,只有晚饭会在家吃。爸爸下午下班早,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做饭,我的手艺也是跟他学的。因为妈妈说女孩子家还是要懂厨艺的,我就屁颠屁颠跟着爸爸学了。


  我家是独栋,复式的三层楼,就三个人住,听起来确实挺奢侈的。


  我回到家,发现1楼的大门是开的。


  我吃了一惊,难道有小偷?


  我悄悄地走进去,看到玄关处掉落了一顶警帽,这个我认得,就是我妈妈的,难道是妈妈回来了?


  我怀着疑问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了一个男声从二楼传来,「啊……舒服……」


  我浑身就僵硬了,我小心地爬着楼梯,来到二楼,客厅里传来「啪啪啪……」的声音,我整个人都木然了。


  「想在苏阿姨家里干想好久了,苏阿姨舒服吗?」


  是……许豪?!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我的脑袋快要转不过来了,我现在是在做春梦吗?即使再蠢,我也知道里面现在在干什么,许豪在干我妈?!


  「嗯……嗯……啊……轻点……嗯……啊……」妈妈的声音非常低沉,似乎是在极力的忍耐。


  「啪!啪!啪!啪!啪……」突然传出一连串重重的抽插声音。


  紧接着就是妈妈叫出来的声音,「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叫你不回答我,叫你不回答我……我插死你……操……」


  「不要……啊……不要那么用力……干……啊……啊……我要受不了了……啊……啊……嗯……嗯……」声音突然低闷起来,应该是妈妈捂住了嘴巴。


  「终于说话了是吧。」许豪的声音很大,语气蛮横霸道,「别以为你捂着嘴,我就没办法让你叫出来,你知道的,我有的是花样操你。」


  我小心地探出一个头,脑海里本来就想象了他们苟合在一起的场景,但远远都没有亲眼看到那么震撼,许豪把妈妈放倒在餐厅的餐桌上,许豪的身材正好下体对上妈妈的小穴。妈妈仍然还穿着警服,下面的裙摆已经被掀到了腰上,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被许豪架在了肩上,妈妈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想去抓许豪正在解开她衬衫的手,可因为许豪一直用力的操干,那只手在空中显得非常无助,根本无力去制止许豪。


  这场景远比我之前跟着许豪偷偷看的A片要震撼!


  妈妈捂着嘴尽量不发出羞耻声音,我了解妈妈,妈妈是多么一个自尊自爱的人,被人这样羞辱操干也绝不会忘了尊严。所以她想尽力保持自己的尊严。


  许豪的下体像是充了电的打桩机一样,快速地在妈妈的小穴里来来回回,双手也终于解开了妈妈胸前的扣子,把胸罩往上一推,妈妈的一对娇挺的乳房脱然而出,妈妈的乳房是34C,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去摸一把。许豪看了自然兴奋非常。他双手一边揉着妈妈的双乳,将他们揉捏成各种形状,一变卖力地插着妈妈。


  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就这样被一个17岁的大男孩肆意地抽插着,羞辱着,我的心某一块也跟着碎裂了。


  即使面对这样猛烈的抽插,妈妈也坚持不大叫出声,这让许豪有些恼火。


  许豪退出了肉棒,把妈妈拉了下来,妈妈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许豪说:「转过身去,我要从后面干你。」


  妈妈双手遮着双乳,神情可怜地看着许豪,「不要……」


  许豪有些不耐烦地把妈妈转过身去,一只手握着妈妈的腰,一直手按着妈妈的背往下压,妈妈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就听话的撅起了大屁股,双手撑在了餐桌上。嘴上却好说着,「不要,不可以这样羞辱我……不要……」


  许豪冷笑了一声,「可我就喜欢这样羞辱苏阿姨。」许豪从背后握着硕大的肉棒慢慢地插了进去,妈妈「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身体弓了起来。


  「我的是不是很大?」许豪从背后不紧不慢的抽插着妈妈,一边继续揉捏着妈妈的娇乳。


  妈妈「嗯……嗯……」叫了几声,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不喜欢叫是吧?」


  许豪突然伸出双手把妈妈的双手抓到了妈妈的背后,妈妈慌张起来:「不要,不要!」


  「尽情地叫床把,苏阿姨。」


  许豪快速地抽插操干起来,小腹和臀部碰撞的声音瞬间响彻起来,「啪!啪!啪……」伴随着密集的啪啪声,没有手帮忙的妈妈死命咬着嘴唇却再也阻止不住内心那汹涌澎湃的快感,和身后的冲击。


  「啊……」当一个音节从口中蹦出来后,后面的许豪像是听到了冲锋号,小腹加速起来,每一下都尽根插进妈妈的小穴,插得又深又有力。


  妈妈再也忍不住了,「啊……啊……啊……太深了……啊……不要……会把我……插我坏的……啊……啊……」


  随着后面卖力地抽插,妈妈也开始尽情地淫叫:「啊……啊……轻点……啊……」


  一个穿着校服的大男孩就这样站在背后插着一个身着警服的女刑警,而这个女刑警还是我妈妈,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的妈妈。听着妈妈的淫叫,我终于明白许豪为什么一直想让妈妈叫出来了,原来妈妈叫床的声音是这么好听,妈妈平常都是英气逼人,现在像小女人娇喘地叫起来,连我都忍不住动情了,妈妈的娇喘叫床声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催情剂。


  妈妈的防线被突破了,许豪抽插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开始真正的享受起妈妈美妙的肉体来。


  许豪每用力插几下的时候,妈妈就会「啊……啊……」的叫的很大声,缓慢插小穴的时候,妈妈就会轻轻低吟,非常诱惑。许豪发现了这一点,时急时快,被插得忘记自我的妈妈哪还会想到这个,她已经完全被许豪玩弄控制住了,除了摇头就是喊着「不要」,那个凶巴巴的妈妈,发怒起来就要抓人坐牢的妈妈,被插得娇喘连连,被干得快感连连。


  妈妈高亢低吟来回了一遍又一遍,许豪似乎很享受这样抽插妈妈,乐此不疲。妈妈轻声低吟着:「许豪,快停下,啊……嗯……阿姨受不了了……许豪……啊……啊……啊……啊……不……啊……」


  一听到妈妈叫他停下,许豪像受了刺激一样,快速地操干起妈妈来,妈妈又被操得啊啊连叫,想说的话再也说不清了。


  在许豪大力的操干下,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啊……啊……不要……啊……」


  随着妈妈的叫床声,妈妈的下体喷薄而出一股液体,我看着惊呆了,是尿了吗?


  这时许豪放开了妈妈的手,妈妈软绵绵地趴在了餐桌上,发出诱人的娇喘声。


  许豪从妈妈的小穴中抽了出来,这个时候我才仔细地看清了他的大肉棒,之前开房的时候我也有看到过,但没想到在抽插了那么久之后,变得那么长,我估计一下,应该超过了16cm,而且不仅仅是长,也特别粗,难怪妈妈被插得毫无反抗之力。


  许豪把妈妈抱了起来,说:「每次操你都要操那么就才高潮,难怪叔叔满足不了你。」


  原来刚刚妈妈是高潮了。


  许豪让妈妈坐在餐桌边缘,握着大肉棒在妈妈穴口捣鼓了一阵,坏笑着又插了进去。高潮过后的妈妈,「嗯……嗯……嗯……」叫得更加诱人,连我听了都浑身酥麻,别说正操干着妈妈的许豪了。


  许豪的头朝着妈妈发出诱人娇喘的小嘴就吻了上去。


  妈妈一开始摇头拒绝,但许豪下体马上重重抽插了两下后,妈妈就老实了,任由许豪把自己的舌头勾了出去,不过十几秒后,妈妈的的呻吟就沉重起来,两人热吻的声音也越来越响,妈妈双手勾住了许豪的脖子,渐渐已经沉浸在热吻之中。


  许豪用力操了几下妈妈的小学,忽然问妈妈,「苏阿姨,你的小穴真紧,一定很少和叔叔做爱吧?」


  妈妈迷离地看着许豪,不说话,那幽怨的神情像是默认了。


  许豪抽插不停,一边又继续解开妈妈的衣服,很快就把妈妈的上身扒光了,衣服胸罩随手就扔到了地上。许豪这时又问妈妈,「那苏阿姨喜欢我这样开发你的小穴吗?」说话间,下体插得飞快。


  妈妈被插得螓首轻摇,耳根子都红透了,「你太坏……」


  许豪坏笑着说:「阿姨终于知道我是多么有种了吧?」


  妈妈身体一僵,点了点头。


  「我有个几个问题要问阿姨,阿姨不回答的话,我的小弟弟是会生气的。」说着示威性的把妈妈插得「嗯……嗯……」娇喘。


  妈妈连连求饶「知道了……不要再……那么用力插……」


  许豪慢了下来,「也不是我用力,是我的太大,阿姨你的小穴太紧了。不过不要紧,我以后慢慢开发阿姨。」


  听到开发这个词被这么用,妈妈被这样挑逗,我的心底竟然生出了别样的感觉。


  许豪继续说:「昨天晚上,我在公交车上用手插你的小穴舒服吗?」


  我恍然大悟,难怪妈妈昨天下了车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原来许豪一直在车上玩弄她。他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妈妈「嗯……嗯……」的娇喘,「我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才有意思嘛。舒不舒服?」


  「我好紧张……」妈妈娇喘着,「生怕被小可发现。」


  「紧张才刺激啊。」许豪九浅一深、有节奏地插着妈妈,「是不是很舒服?」


  妈妈被这样的抽插干的很有感觉,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真的是我那个刑警妈妈?


  许豪又问:「喜不喜欢后来我在商场的厕所干你?」原来并没有什么案子,那个电话是许豪打的!


  妈妈摇头。


  看到妈妈摇头我心里也多少有点欣慰。


  「是怕被发现吗?」许豪不解地问。


  「嗯。」妈妈的声音一直很轻,一定是被许豪这样抽插让她觉得很没尊严,所以很羞愧。这样娇滴滴的妈妈就变得别有一番风味。


  「刺不刺激?」


  「嗯……刺激!」


  许豪挑起了妈妈的下巴,「有什么好怕的,我操你关他们什么事?阿姨,来,叫声好听的。」


  妈妈犹豫了半天,小穴被插的有火在烧一样,才缓缓开口,叫了声:「哥哥……」


  「诶,叫得真好听。」许豪手往下托住妈妈的腿弯,说:「当年你不是还吓唬我说要阉了我吗,现在是不是知道我小弟弟的好处了?」


  许豪嘿嘿笑了两声,开始专心的插起妈妈来。


  「啊,啊……啊……」妈妈的娇喘声很大,显然是被这几下干得很爽,一对娇乳在胸前摆来摆去,好淫荡!


  「苏阿姨,星期三有个家长会,你来学校把,我要在学校操你。」


  「啊……啊……好……啊……」妈妈被操的意识模糊了。


  「以后我还想去你办公室操你,可以吗?」


  「啊……你想……啊……在哪都可以……啊……啊……」


  许豪得意的把妈妈拉了下来,让她侧着身子趴在桌子上,两只手抬起了妈妈的一只腿架在肩膀上,妈妈的大腿修长浑圆,洁白如玉,许豪看了难以把持,忍不住马上就把大肉棒插入妈妈的小穴开始卖力操干。


  这个姿势很考验妈妈身体的柔韧性,妈妈的大腿分开到了极限,一般女人根本做不来这种姿势。


  这个姿势下,许豪的肉棒插得非常深,妈妈一开始有些受不了,「轻点,慢点,啊……啊……」


  许豪可不会管那么多,每一下都插到底,连续来了那么几十下后,妈妈放纵的呻吟起来,「很舒服……好……啊……」许豪粗大的肉棒深深的操干着妈妈紧窄的小穴,时而压着妈妈的大腿使劲在小穴里研磨,时而猛烈地操干,大肉棒进进出出带出的淫水渐落了一地。


  「轻一点好不好,别太用力啊……」


  妈妈雪白的肌肤泛起阵阵潮红,许豪真是太强了,如果那天开房我没逃走,许豪也会像对待妈妈这样对待我吧。


  那边许豪伸出长手握住了妈妈胸前坚挺充满弹性的双乳,用大拇指轻拨着两粒嫣红突起的成熟乳头,平常骄傲的妈妈在小穴双乳的的双重刺激下,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


  我简直不敢想象,我的刑警妈妈会有这样的一面。


  那边许豪开始最后的冲刺,「啊……啊,我要射了。」


  「不要射在里面……」妈妈清醒了一些。


  许豪就像没听到一样,压着妈妈的大腿,低吼着射进了妈妈的小穴。


  妈妈又一次高潮了,浑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躺在餐桌上一动不动。许豪操了那么久,似乎也累了,趴在了妈妈的身上,舔着妈妈一起一伏的娇乳。


  许豪不忘调戏妈妈,「我是不是很有种?」


  妈妈别过头,「你怎么每次做的时候都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许豪手伸到了妈妈的小穴口抠挖,笑呵呵说:「阿姨你不就喜欢我这样插你嘛……嘴上老说着不要,下面还是很诚实。」


  「嗯……嗯……你怎么还使坏?」


  「这不是还不够嘛。一会再来一发。」


  妈妈面色一变,「不行!」


  「看把你吓得,我下午乖乖去上课行了吧。」


  听着他们一直在说情话,这样的画面我简直受不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妈妈会和许豪搞在一起?这些问题快把我的小脑袋弄炸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学校的。作业本也没拿到手,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


  晚上回到家,我在路上漫无目的的游曳,拖到很晚才回家。


  妈妈看到我,直接就质问我,「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


  这才是我认识的妈妈,永远是那么的凶,那么高高在上,不容他人挑战她的权威,如果不是今天中午欣赏了那么精彩的一场床战,我真的会一直把妈妈当神一样看待。我在心底微微冷笑,什么女孩子一定要自爱,什么你还未成年。


  我在学校提防了无数女生,没想到最后和我男朋友做爱的确是我妈妈。


  我不想搭理妈妈,径直走了进去,回到房间。


  后果是很惨的,妈妈直接从房间里把我拉了出来,臭骂了我一顿,我哇地就哭了出来,很放肆地哭,自从小时候被妈妈铐住那一回之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哭得厉害,无助。爸爸最心疼我,这次看我哭得那么厉害,就把妈妈推开,「你凶什么凶,我们小可犯人吗?」


  妈妈一愣,我听到犯人这个词,哭得更厉害了,凭什么,明明错的不是我,为什么却是我哭得最厉害。


  什么男朋友,什么妈妈,我都不想要了。


  爸爸把我抱在怀里,我顺势趴在了爸爸的胸前,这里就像一个温暖的港湾,给我安全感。


  妈妈一言不发地坐到沙发上,爸爸环抱着我的肩,带我走进了我的房间,我们坐到了床上,爸爸问我,「小可,怎么了?方便跟爸爸说说吗?」


  我哽咽着摇头,生气地说:「爸爸你真是个大笨蛋!」


  爸爸有些搞不明白,吃惊地看着我,「爸爸做错什么了吗?」


  一想起妈妈红杏出墙,我就非常难过,又哭了起来。


  爸爸揽着我的肩,一边摸我的头,安慰我,说:「告诉爸爸,到底是什么事,惹你那么伤心?」


  「爸爸,我不想说,可以不要再问我了吗?」我抬起起头小声说。


  「可以可以,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听到爸爸的承诺,我放心的依靠在爸爸的怀中留完最后的眼泪。


  第二天上学,课间操时间,在去操场的路上,许豪在我背后拍了拍我的肩,笑着叫我,「小可。」


  我顾不得身边还有同学在,直接就对他说:「人渣,我们完了,以后别来找我。」


  说完转身就走,许豪反应过来后拉住我的手,「你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我生气了,「我数3声,你不放手我就叫人。1……2……」


  许豪见我神情不对,放开了我的手,「你玩真的是吧?」


  我已经不想再和他说话,快步地往操场走去。


  好友田容容在一边问我。「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撞见他跟别的女生好了。」


  「不要提了,我真是太恨我自己了。」说着我又忍不住想哭,毕竟我大部分时光都是与这个人渣渡过的,怎么能不伤心。


  接下来课间的时间许豪又来找我,我铁了心不打算再理他,说到做到。


  许豪纠缠了我一阵,发现我是动真格了,便甩下一句话,「你喜欢玩是吧,你别后悔。」


  这才是真正的他吧,我冷笑。


  回到家我也不打算和妈妈说话,我只是一个小女生,在妈妈面前微不足道,我改变不了什么,但我要表达无声的抗议。


  妈妈并没有把我的态度当一回事,还以为我是在生昨天的她骂我的闷气。


  晚上我在房间想,明天就是家长会了,学校已经短信通知了所有家长,许豪那天说了,要在学校和妈妈做爱,我越想越气愤,妈妈怎么能那么不知羞耻。


  我气到了极点,心想他们要是真那么不要脸,我就报警找警察来捉奸!


  翌日,我熬了一天,终于到了下午放学,在家吃饭的时候,爸爸调侃说,「小可,爸爸和妈妈就要去开家长会了,怕不怕老师告你状啊?」


  我看着妈妈说:「我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


  我打定了主意,决定一会也跟着去学校,只要他们敢做,我就敢叫人来看看他们做的好事。反正是妈妈不要这个家了,既然她不要了,那我又何必在乎那么多。离婚最好,离婚我一定跟着爸爸。


  吃过饭,妈妈和爸爸开车去学校,我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在后面。


  爸爸和妈妈进了学校,一路走到了我的教室,我在四周寻找许豪的身影,但并没有发现。


  爸爸和妈妈已经在开家长会了,我就蹲在楼下的一棵树下紧紧地盯着教室。果然不到二十分钟,妈妈就从教室后门走了出来,到了楼梯处,打开了手机,东张西望着。


  我无比的愤怒!爸爸都还在教室里,妈妈居然一心就想着女儿的男朋友!


  眼看妈妈接着电话下了楼,往学校北边走去,那边有一片树林,确实是个偷情的好地方。


  我一路跟着妈妈,妈妈有刑警的直觉,所以我不敢跟的太紧,但我熟悉这里,我知道妈妈会往哪里去。


  妈妈应该是跟着电话的指示,来到了树林的深处。这个时候已经8点了,树林里面没有路灯,光全是从很远的教学楼照来的。


  前面果然有一个身影等候妈妈很久了,那个人就是许豪!我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隐隐约约听到许豪说:「我可想死你了。」说着就去抱妈妈。


  妈妈推开了她,质问说:「我问你,你是不是对小可做了什么,她最近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哪有,哪有,我哪敢动那个小祖宗,我可是怕你把我抓去坐牢。」


  「别贫,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不知道啊,昨天她突然就骂我人渣,跟我分手,我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怎么了?我也在调查呢。」许豪嘿嘿笑着说:「苏阿姨,别忘了正事啊,可别耽误了。」说着许豪就按着妈妈的肩膀往下压。


  妈妈抗拒着:「你要干什么?」


  「苏阿姨,你不会真想在这里被我插吧?」


  一句话让妈妈没了劲,被许豪压得蹲在了地上,许豪靠在一棵树上,猴急地把裤子脱了下来,「来用嘴给我吸吸。」


  妈妈别过头,「我不会……」


  「含着都不会?」许豪说,「苏阿姨,就让我爽一下嘛……」


  许豪伸出手把妈妈的头发挽到了脑后,一只手握着下体就往妈妈的小嘴戳,妈妈一直在挣扎,怎么也不肯把许豪的大肉棒含进去。


  许豪也不急,握着阴茎一下一下地拍打妈妈的脸,一会又用龟头戳一戳嘴唇,一会又用龟头戳一戳眼窝,显得非常有耐心。


  从龟头流出的淫水打湿了妈妈的脸颊,妈妈的呼吸变得沉重紊乱。


  「你也想了吧,苏阿姨。」许豪羞辱着妈妈,「是不是很想吃我的鸡巴?凡事都有第一次嘛,阿姨你下面那张嘴一开始不也是不愿意被我插吗,现在还不是求着我插。口交很爽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许豪握着肉棒的手一刻也没闲着,慢慢地在妈妈的脸上画着圈,时不时戳一下妈妈的鼻孔,阴茎的气味把妈妈熏得有些迷乱,紧闭的小嘴开始微微张开,许豪得意的朝妈妈的小嘴里伸进了一根食指。


  妈妈迷离的微微仰起头看着许豪,许豪的沿着妈妈的嘴唇绕着圈,直到妈妈的嘴缓缓张开,许豪收回了手,「苏阿姨的嘴真是太诱人了。」


  说完,握着大肉棒,缓缓地插进了妈妈的小嘴。


  有这样一位高高在上的警花美妇蹲在地上给自己口交,许豪的成就感达到了极点,他托着妈妈的下巴,挺动着下体,一下一下的进出妈妈的小嘴,「对,就是这样,牙齿再张开一点……对……对,苏阿姨你真聪明,一点就通。」


  妈妈的双手先是无所适从,随着慢慢进入口交的状态,双手撑在了许豪的大腿上。


  许豪一手按着妈妈的后脑,一手把妈妈凌乱的发丝往后捋,好让他能看到妈妈精致的脸庞。妈妈美丽的面容下,却含了一根粗大的鸡巴,说不出的淫荡。


  妈妈的头前前后后吸着许豪的大肉棒,许豪很是享受。


  「别光用嘴,舌头也动一下,舔一下龟头。」


  妈妈的动作变得一停一停,似乎做不到一边前后吃大肉棒,一边还用舌头去舔。


  「啊……停一下。」许豪突然把下体从妈妈的口里抽了出来。


  「嗯……」妈妈也是轻轻呻吟了一声,她的嘴角和许豪的肉棒已经沾满了淫水和口水,也不知道妈妈现在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怎么了?」妈妈问「去那边做。」许豪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


  许豪拉着妈妈坐到了长椅上,许豪背靠长椅,让妈妈跪趴在长椅上,弯着腰低头从上往下吃大肉棒。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条数据,当前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