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卖淫的妇女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1-21 18:23:34   浏览次数:0

  我有些头疼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低矮的平房,黝黑的门洞,时不时还从门洞里传来的狗叫声,脚底旁还堆放着一小堆的食物垃圾,腐烂的西瓜皮上飞着成群的苍蝇。

  「我日的,我上次怎么来的!记得就是这地方啊。」我环顾着周围,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不禁骂了一声。

  这里是华北地区的一个小农村。

  华北地区的农村,房子多数都是盖的平房顶,各家门户,也多是按的涂满绿漆的大铁门,也就是因为这制式差不多的环境,让我头疼不已。

  摸出根烟,点着,心情郁闷的回忆着当初模糊的记忆。

  我是来找人的,但这次不好意思找人问路,因为找的人本身就不怎么光彩,再问问村里人就更坏事了,至少我是没有勇气去问。

  我上次来过这个小村,但是在喝醉酒的情况下。

  迷迷糊糊的就被朋友带到了这里,虽然精神已经喝飘了,但是在我胯下同时伺候我的那对母女儿,却让我印象无比深刻……那种母女娘俩儿齐上阵,轮番服侍我的感觉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这次趁着假期,我自己悄悄的又来到了老家,凭着零散的记忆到是摸到了这村子,可就是找不到那处简陋却充满春意的小院了。

  我猛抽着烟,脑袋来回的转悠,想寻着看能不能找出点痕迹来。

  还好我穿着比较得体,身旁还停着辆小轿车,不然我感觉村里的人,得以为我是外地来流窜来的小偷,在把我给蒙打一顿。

  期间还是有个好心的老伯上前跟我问话,顺道着还跟我要了一颗黄鹤楼……「小伙子,这么面生,城里来的?」老伯叼着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打量了我几眼,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汽车,缓缓地吐出烟雾,问道。

  我笑呵呵的对老伯撒谎道,说我的车坏了,不知道村里有没有修车的,大爷点了点头说:「村中心的大队旁边到是有个修车的老张头,可老张头修的是自行车,你这四个轱辘的汽车,估计他修不来…」我听完哑言失笑,又跟老伯胡扯了几句,老伯晃晃悠悠的走了,临走之际我又递给老伯一根黄鹤楼,老伯笑咪嘻的说了声,「后生可畏啊,好小伙。」老伯走了,我又开始发愣了。

  最后我实在没有头绪后,无奈的上了车,思忖着好些年没来乡下了,既然来了,就转一圈看看吧。

  开车到了村中心,果然如那老伯说的一样,大队跟前一个蹲着个小老头,低头鼓捣着身前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他身边没多远,有个卖瓜果蔬菜的摊位,品种远没有市里面的超市里卖的丰富,更别提花哨的塑料膜装饰了,但也就是这样,才显得更加的自然,我想着买些农村自产的水果带走吧,也不枉来此一趟。

  当我正低头寻思着买什么的时候,我只感觉我身边一股香水的味道飘来,那个味道很浓!

  我不禁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一看让我的身体瞬间一震。

  这个撒发香味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得有些岁数的妇女。

  而这个妇女,也正是我要找的那对母女里面的那个——母亲!

  那位母亲穿着一身,明显跟周围来往经过的农村妇女们不一样的着装,她的衣着甚至跟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她上身是一件黑色蕾丝肩袖领的连衣裙,虽然衣领很高,皮肤裸露不出来,但肩膀跟胸口处却是黑色透明的蕾丝织成的,这比没有遮挡还要诱人,通过那层黑色蕾丝,去看下面那层肌肤,很是吸引人的目光,胸部处的衣服也是紧紧的裹着,都能印出里面胸罩上的纹理花型来,黑色蕾丝胸口处的衣领,更能看见一抹红色的边廓线……我敢笃定,这妇女的胸罩是红色的……

  妇人穿着的连衣裙,只到她大腿的中部,双腿上穿着黑色丝袜。

  妇人就算穿着再怎么超前,也毕竟是农村的妇女,久经农田重活劳作,大腿跟小腿显得很粗,但越是这样撑的那紧贴在大腿上的黑色丝袜,显得更加有透丽耀眼,小腿的腿肌更是丰满健硕,让人感觉捏一下都富有紧致的弹性。

  一双最少有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凉鞋,把本来身高有一米六几的她,衬的显得更加的高挑秀丽。

  全身黑色紧致的着装,配合着再怎么化妆,也抹不去的岁月痕迹的脸颊,让我不禁会联想到一个词汇——勾魂夺魄黑寡妇。

  的确,她就是一个已经四十岁有余的寡妇——张春丽。

  我看着她,她也看向了我。

  她的神情先是一愣,再然后她画着黑色眼线,有些浅浅血丝的眼珠里,闪过了一丝惊讶的神色,然后有认真的看了我一眼,瞬间她的眼神里散发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意思,我感觉是一种勾引的深情,最后对我妩媚的笑了笑,看来她此刻已经记起了我。

  我的身子也是怔了一下,但马上把头转了过去,咳了咳,看向在那遮阳伞下闭目听着收音机的水果摊老板,说道:「老板,给我包点这些苹果跟香蕉。」老板利索睁开眼站起身,当他看到一样也在水果摊跟前的站着挑水果的那个衣着美艳的妇人后,眼神也是瞬间一亮,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马上把目光躲了开来。

  想来这个身材干瘦后背有些佝偻的中年男老板在这妇人身上有过一些事情……我买完了水果,又装作不经意间的侧头,看了一眼那个妇人,那个妇人明显也是一直在关注着我,当我看下她的时候,她也微微侧脸,看了我一眼,并且用那勾人的双眼,对我眨了一下。

  我瞬间也懂了一些意思,我此刻的心也很是激动,但我还是故作镇定,现在总不能光明正大在这村中心的位置就跟人家说,骚娘们,我可算找到你了……给完老板的水果钱,下意识的挺了挺后背,转身想着汽车走去。

  当我上车后,那个在我记忆里叫名叫张春丽的妇人也买好了东西,掂着一些水果,直径走向了一个方向。

  她走的身影,很妖娆,肥硕的大臀部随着走动也是左右摇摆着,看到我全身血液都有些沸腾。

  我在原地等了一会,也缓缓开动汽车,慢慢的冲着那妇人张春丽走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在我身后,那个卖水果的干瘦中年男子,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骂了一声,「骚娘们,都把自己的烂逼卖到城里人身上了。」说完又不仅想到了当初这骚娘们在他自己胯下的那副骚模样,一时间就来了感觉,但又想到最后被自己的婆娘发现去背着她偷腥后的情景,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又瞬间没了感觉,最后只能愤愤的坐回了遮阳伞下。

  我寻着那妇人去的方向,缓慢的前行着,当我开了有一百米的时候,前面一个大拐弯,当我的汽车拐过去后,我赫然的发现,那个已经走开的妇人,正在墙根的阴凉处站着,好似在等些什么。

  我知道她在等我。

  我停下了车子,心虚的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面,有看了看前面,最后确认没人,按下车窗,对着那妇人点了点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4条数据,当前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