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故事-我的恋足起源 -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1-14 19:33:52   浏览次数:0

我这次想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故事,没有什么刺激的情节,平平淡淡,但我可以保证,这是绝对真实发生的。
我是一个80后,出生成长的时代正好是国家发展最快的时候,我们小时候或者说年轻的时候,一切都是粗放发展的,从社会到个人成长,其实都和现在有很大的差别。第一次接触成人的东西其实是在同学们之间流传的个别小说的黄色段子还有一些现在看起来很low的黄色书刊,那个时代人的观念没有现在这么开放,孩子也没有这么早熟。
故事发生在97或者98年,那时我正在读初中,家在农村,父亲工厂上班,母亲自己在家种地,那个时候的农村妇女大多很勤劳能干,农活都是自己或者带着孩子去干,但是孩子上学的时候就只能自己慢慢的去弄,或者等家里的男人请假的时候一起做忙,秋收的季节,家里的亲戚们还会互相一起帮一下忙,是一种纯朴的亲情。
那一年,我的一个表姐,高考过后没有考上大学,正好无事在家,农忙的季节,父母就把她叫过来一起过来在家里住几天,帮忙干一些农活,其实也算是疏解一下高考失利的坏心情。农村的院落不像城市,卧室就是简单睡觉的地方,摆上一两张床,之所以摆两张其实也是方便有时候客人会在家住宿,我住的房间就是这样的。两张床,一张空着,一张我住,家里来人的时候,就在我这个房间临时的挤一挤。表姐来了之后,也顺理成章的被安排进了这个房间。不用怀疑,那个时候,大人没觉得我有什么男女的想法,加上我的成绩一直非常优秀,表姐也没觉得和我住一间房有什么尴尬,这个绝对是真实的。
事情的发生其实也很突然,头两天的时候,相安无事,我做完作业,然后按时睡觉,表姐也是一直等我睡着之后才会回屋睡。第三天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喝水喝多了,半夜起床,开门出去,到院子里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现表姐睡的很熟,但是是和衣而睡,秋天的季节不是那么凉,身上的被子被蹬在一边,露出的上身下身都穿着长衣长裤。我的心里多少动了一下,但还不剧烈。回到床上躺下,确实久久不能入睡。其实现在想来也是,旁边睡的表姐不到20的年纪,正是最动人的时候,守着这样的一副身体,睡得着就怪了。心里有了念头,就有了行动的欲望,但是害怕吵醒她,只好故意咳嗽了一下,没有动静,悄悄的下床,蹑手蹑脚的走了几步,她还是没有动静。
于是慢慢的走到她的床前,但是不敢直立着身子,害怕被她发现,弓着腰,盯着这具年轻的充满女性荷尔蒙的身体。当时脑子里空空的,居然想试试她是不是睡熟了,手指轻轻的伸向她唯一裸露的身体部分,一双小巧精致的脚,手指触摸脚心,挠了两下,表姐没有醒,我却沉迷于触摸脚掌的感觉,用手抚摸了她的脚,把鼻子轻轻的贴了上去,因为干了一天的农活,虽然洗过了脚,但是,少女的气息还是扑面而来,那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贴近一个异性,那种味道过了二十几年,我始终都无法忘记,甚至可以说,我觉得这就是我青春时代的味道。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她的脚心,把脚趾放到嘴边,却没有胆量含住她们。真的,只是轻轻的舔舐,就让我无法自拔,在表姐的床边嘴贴着她的脚,手在自己的下身不停摆弄,最后释放了压抑的欲望。回到床上,躺了十分钟,却不甘心,又蹑手蹑脚的下床,月光正好打在床边的一双方口布鞋,布鞋里放着卷成卷的肉色短丝袜,不受控制的拿起丝袜,和脚的味道很像,却又多了一丝酸臭味,深吸一口,我的下面又硬了起来。自己有一次的解决了,这次却把精液涂抹到了她的鞋子里,又把丝袜轻轻的放到嘴边,含到嘴里,心满意足的回床上睡觉。
第二天,早早的去上学,晚上回家,又是同样的故事,但是这次含住了表姐的脚趾,然后把手放进了表姐的裆下,温热的手感,我感觉自己的手失去了控制,想隔着衣服抚摸少女的私处,却僵硬的无法动弹,只好悻悻的把手拿出来。刚拿出来,表姐翻身了,我猛地弓下身子,却发现表姐没有没再动弹。就这样弓着身子呆了得有两三分钟,才敢回到自己的床上,但是没有胆量再去触摸她的身体了。
第三天的时候,我还在写着作业,却发现表姐从堂屋回到了房间,我心虚的询问,今天怎么没再看会电视,表姐大咧咧的说道和大人们看不到一块去,加上白天确实忙,想早睡。我也没法再继续询问,自己在旁边的桌子上继续学习,但是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看我继续学习了,表姐开始脱去外衣,从余光看见被薄薄的秋衣盖住的少女的胸部,圆圆的,挺挺的,很是诱人,但是我也不敢盯着看,只能装作不经意的瞥一下。脱掉外衣,脱掉裤子,脱掉穿了一天的肉色丝袜,表姐拿着一本小说靠在枕头上躺着看书,嘴里跟我说着,今天累了,不想动弹,就不洗脚了,你别嫌臭哈。我赶忙说,我这么臭的脚,怎么会嫌姐姐脚臭,心里确实美开了花。那天她的脚确实味道更重一些,但是谈不上臭,夹杂更多的是少女的体香吧。那天晚上,我没敢动,总是感觉表姐发现了我,唉,很多年过后我才知道,自己当时还是太过胆小了。
之后的故事就更加平淡了,那年过后,表姐参加了工作,再也没法来帮忙干农活了,加上我的年龄也大了,及时有人也不方便和我一起住,家里又收拾了意见放粮食的仓库,把招待客人的床铺摆到了那个房间,即使表姐再来,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再到后来,我读高中住校,大学离开家,见到表姐的机会就更少,现在想起来,好像从那年之后,就没记得见过她。
后来,我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工作生活,和老家也是渐行渐远,每年回去呆不了几天,能见到的人很少,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时间没有看到表姐,但是知道她已经结婚生子,日子过得也很富足。有一年,回老家过年,表姐来家里给老人拜年,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她,婚后生活的滋润,她看起来气色很好,穿着短款的羽绒服,黑色的棉布裙子,裙子里是厚厚的黑色打底袜,脚上一双棕色的小短靴,十足的小少妇形象,当时看的我居然心头一动。表姐发现了我在打量她,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呵呵的笑着问我工作如何,有没有对象,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这样的问题。这些问题恰好解释了我的红脸,别人都以为是被她问的不好意思了,其实谁知道,我脸红是因为心里想的都是她的身体,尤其那双当年被我舔舐过的脚。
当年的QQ还不像现在这样需要实名,我手里有一个大学时候注册的小号,没有人知道,回到工作单位后,我用小号加了她的好友,地点设置在了外省的其他城市,年龄也设置的比她大一些,想着她会不会通过我的好友申请。过了十几天,我登录一看,居然通过了申请。她问我怎么加的她,我回答随便加的,搜索的老家的人,那时候的QQ是没法查看好友来源的,这样的解释她也没过多的怀疑。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十天半个月的可能都说不了一两句话,毕竟远古时期,没手机QQ,聊天离不开电脑,确实没那么方便。
慢慢的我们聊的热络起来,我也慢慢的了解了她这些年的生活,有些东西真的不像想像的那样。她的夫妻关系实际并没有家里人看上去那么火热,姐夫对她是有些冷淡的,生意人嘛,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她渐渐的把我当做了蓝颜知己,我们的话题越来越深入,忌惮也越来越少。毕竟外省的好友,不存在奔现破坏家庭的风险,她也放得开,我小心翼翼的坦露自己喜欢女人的脚,喜欢舔,喜欢摸女人的脚,也喜欢女人的丝袜。她的回答却让我心头一震,她说,我见过这样的人,还是我的一个亲人,我惊住了,不敢继续说话,后来鼓起勇气问道,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么私密的事情?她说,是我的一个表弟,当时在他家住的时候,晚上起来舔我的脚,我从第一下就醒了,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我又问,为什么不说呢,她说,说了会很尴尬,他那时候还小,说出去,不光是他,而且两家也很难收场,自己那时候还是姑娘,心里也有点害怕。我又继续问,那你们现在见了之后不尴尬吗?她回答,这有什么尴尬的,我从来都没有说破,表弟一直就不知道。而且表弟现在也不在老家工作生活的,见面很少。我冒险问道,你喜欢那种感觉吗?她说当时不喜欢,但是现在想来还是挺舒服的,她结婚后一直也想让老公舔她的脚,舔她的私处,但是她老公不是很喜欢这样方式,弄得她有时候还很尴尬。她说自己很喜欢被男人舔身体,说不出什么原因,有可能也是因为当时的经历吧。
聊天继续下去,我也慢慢的了解了这个人前看起来文静优雅的表姐内心的躁动和不安,但是现实就是我确实不能再继续和她聊了,虽然心有所想,但是的确没有勇气点破,后来慢慢的大家都用微信了,她的QQ也很少说话了,各种关系就淡下来了。现在的她已经是40多岁的妇人,前年的时候见面,身材已经臃肿,只能依稀看到当年清秀的影子,只能感叹时间不饶人,这段真实的故事,也就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秘密,今天说出来,也是不吐不快,一口气打完这写字,一种妥妥的放松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